[三餘選書]《刺青》,谷崎潤一郎

[三餘選書]《刺青》,谷崎潤一郎

說書人:鄭晴芬

(按三角形play按鈕播放聲音檔) 

 


又到了要介紹文豪的時刻,今天的主角就是《文豪野犬》裡的戀妹控「谷崎潤一郎」。為什麼要把他表現得有點變態變態呢?我一翻開他的作品,那泥!真的是變態變態到讓人目不轉睛阿。

 
先來介紹同名主打〈刺青〉,在一個講究刺青美的時代,賭徒消防員町人,甚至連武士也刺青,他們走在路上動不動就比自己身上的刺青有多奇特多美。(這個畫面是說大家上街都赤裸著身體嗎?羞)
 
刺青師傅清吉最喜歡聽刺青時男人發出的呻吟聲,那呻吟聲越激烈,他就越感到難以言喻的愉快。(好S阿)
可是清吉的宿願是得到有光輝的美女肌膚,往那裡刺進自己的靈魂。
有一天他走在路上看到了一雙腳,他想就是這雙腳了啦!(你這個戀足癖)
 
「這雙腳是喝男人的鮮血成長,是踐踏男人骷髏的腳。」
想像力很豐富的清吉,想被這雙腳第一個踐踏。(原來也是M阿)
可是他為了這雙腳狂奔了兩三百公尺,最後還是沒有見到坐在轎子裡的腳主人。
 
轉眼間過了五年,他再度重逢這雙腳,是一個即將在花街柳巷接客的女孩。清吉壓抑不了他的興奮,給這個女孩看了一個紂王妃子妹喜在將人犯處刑的圖畫,為了不讓未成年人受到太殘暴的畫面導致心靈受傷,應該要打個馬賽克,可是清吉卻說「妳看妳看,這裡面的女人就是妳阿!」硬逼著她看,女孩表示不舒服,但清吉卻不管女孩意願,迷昏了女孩,然後硬是在女孩身上刺了一隻大蜘蛛。(警察叔叔,快把他抓起來啊!)
 
「對他來說即使是注入一點的顏色,都不是容易的功夫。每一針刺下去、拔出來都深深吐氣,感覺像是刺進自己的心。」
女孩最後醒來已經不是原本的女孩,變成一個膽大自信,足以魅惑全世界的女人。
(然後清吉就變成她的肥料了)
……(表示無言)
 
〈秘密〉裡,男主角是一個人際關係混亂的人,為了逃離從前,他獨自來到淺草的一間僧房裡居住。但是他又不安於室,喜歡上了變裝遊戲,先是裝假鬍子、假痣,後來乾脆變女裝畫上藝妓的大白臉,享受女性媚態美麗並讓人欣賞的驕傲。
 
「由於隔著『秘密』的一張帷幕眺望,可能是平凡的現實都被畫上如夢的不可思議色彩。」
某一天他又變裝成女性去看戲,沒想到每次都被人看的他,這天的風采都被另一個美女搶去了。他內心覺得鬱卒,後來他發現原來那美女是兩年前跟他告白被拒絕的女人。於是變裝成女性的他無法征服眾人目光,便打算變回男兒身,去征服這個贏過他的女人。(他就是不尬意輸的感覺)
 
他寫信給女人,女人也回信給他,說想跟他再續前緣,但是他們約會的時候他的眼睛必須被蒙上,到了房間才能拿下來。
這樣的「秘密」偷情,正是男主角所愛的。只是後來男主角不滿足,他想要知道女人的身分。後來他就偷偷地記下車行路線,趁白天自己偷跑去當柯南。
秘密不再是秘密了,最後他打破了秘密,就把女人拋棄了(你這個負心漢),便又去追求更濃艷的情節了。
 
〈惡魔〉是講一個三角關係,如果想要知道情殺是怎麼發生,很適合讀這篇。從前面表妹的勾引產生的糾葛,到後來兩男決鬥,學僕就是恐怖情人阿(但是比較膽小的那種),而憂鬱纏身的主角似乎嚮往著一種璀璨的離世方式,於是不停刺激著對方,最後刀一拔,血一噴,便成就了谷崎式的華麗絕美風。
 
近代的日本作家應該沒有人比谷崎潤一郎的文字還要鮮明華美,他的文字就像蜷川實花《惡女花魁》裡那些飽滿會潑灑出斑斕炫目,濃豔華麗的影像風格,加上裡面不避諱的裸露,感官式的描述與令人瞠目結舌對物體的執戀,在在挑戰道德的底線,讓人去到另一個不為人所知的感官世界。
 
對女性的崇拜常在他的文章中顯現,他想做她們的俘虜和骷髏,最為他迷戀的就是女人的腳。他的創作傾向頹廢,追求強烈的刺激、自我虐待的快感和變態的官能享受 ,自稱為「惡魔主義」。
 
他的文章是那種會讓摀著臉說「好變態」,卻又會聚精會神看下去的作品。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