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古] 鄭順聰:愛會記得喔

[講古] 鄭順聰:愛會記得喔
聲音:鄭順聰 
 
文字:鄭順聰

 

(按play播放講古的聲音檔)

 



系列故事背景
 
鄭明窗小朋友住在嘉南平原的「阿無庄」,從小由阿媽獨力扶養,在紅磚與稻浪之間嬉戲優遊。由於姓名有個「窗」字,同村長輩暱稱:挩窗的(thuah-thang--ê)。但他眼珠子非但沒有偏斜,而是視力一流,可看到大人看不到的神明、鬼怪與人心幽微。「挩窗去弄險」是鄭順聰一系列台語冒險故事,以挩窗為主角,帶領讀者打開心內的門窗,去看看這個豐饒的世界,找回人該有的勇敢、智慧、善良。
 

【本集提要】

連續兩個禮拜的圖畫課,挩窗都忘了帶水彩,被老師嚴聲警告。
 
為了怕忘記,挩窗在手心寫上「水彩」兩字。然而,放學回家路上,玩得樂不思蜀,猛然想起老師的警告,挩窗一緊張,把護身符拎了出來。
 
此時,神奇的事發生了,路邊的花草、鳥兒,神明與大自然,都來提醒他:「要記得帶水彩喔!」
 
挩窗到底遇到什麼事?最後記得帶水彩了嗎?請看這集的「阿無庄故事」。
 

 


 

「李明窗,明仔載若閣袂記得紮攜帶的意思,例如紮(tsah)便當。水彩,共我試看覓!」佇全班同學的面頭前,老師唱聲唱聲(tshiàng-siann),老師厲聲警告。矣!

連紲兩禮拜的畫圖課,挩窗攏袂記得紮水彩,姑不而將無可奈何,台語就說姑不而將(koo-put-jî/lî-tsiong)。愛佮同學借。挩窗就是遮爾仔散形做事懶散,漫不經心,常常忘東忘西,人真散形(suànn-hîng)。,老師看袂落去,共罵甲臭頭。

欲散學放學,可說散學(suànn-o̍h)。進前,挩窗佇手底寫兩字「水彩」,想講按呢就會記得。無疑悟,轉去厝的半中途,伊就袂記得了了。看著路邊有草蜢仔草蜢仔(tsháu-meh-á),在草間跳躍的蚱蜢。就去掠、蝶仔咧飛就去欱用雙手合掌捕捉,有hop、hap兩種音。,聽著四跤仔青蛙,台語的說法各地不同,如:四跤仔(sì-kha-á)、蛤仔(kap-á)、田蛤仔(tshân-kap-á)、四跤魚(sì-kha-hî/hû)、水雞(tsuí/suí-ke/kue)。聲就落田去巡,耍甲跤手全爛塗。落尾,去圳溝洗跤手,洗啊洗看著手底兩字「水彩」,煞來緊張,想起老師的警告⋯⋯

挩窗感覺刺疫,就共頷領領子,可說領(niá)與頷領(ām-niá)。弄弄予涼,香火香火(hiunn-hué/hé),這兒指平安符,就是裝香灰、掛在身上可趨吉避凶的紅色小袋。拈出來。
 
你臆?發生啥物代?
 
挩窗敢若聽著有聲咧共叫,田庄路無人嘛無車,怪奇咧!遐有真濟刺查某路邊有刺、會黏附衣褲的咸豐草,俗稱刺查某(tshiah-tsa-bóo)。,挩窗行倚,白色的花蕊若放送頭,直直播送:「挩窗,愛會記得紮水彩喔!」
   
伊耳仔擽擽擽(ngiau),掏耳朵。咧,想講敢有聽毋著去。這時,有一隻班鴿飛落來,搖搖擺擺行過來,喙開開閣會曉講話:「ku!ku!ku!ku!愛會曉紮水彩喔!」
   
「唉唷!看著鬼!緊旋!」伊冊包仔書包,冊包仔(phāinn tsheh-pau-á)。揹咧,就傱轉去阿無庄。
   
挩窗毋敢轉去厝,驚老師敲電話共阿媽講,不如先去廟遐拜拜,予伊的記持較好咧,較袂無頭神做事糊塗健忘、沒有條理的人,台語叫無頭神(bô-thâu-sîn)。
   
廟口猶原一个囡仔攏無,挩窗共冊包仔掛踮石獅的頷頸,迒迒(hānn),跨過、越過。過戶橂門檻,台語叫戶橂(hōo-tīng)。去拜拜:「神明啊!我有代誌欲拜託⋯⋯」伊話拄講,神明的目睭竟然褫開,指示講:
 
「你愛會記得紮水彩啦!」
   
「啥物!神明嘛講話矣!哇哩咧!」挩窗斡頭欲來走,去取冊包仔的時陣,石獅仔嘛開喙:「水彩!水彩!水彩!」
   
挩窗旋轉去厝,隨共水彩盒仔僥翻找出來,僥(hiau)是說法之一。出來,抱牢牢,掠準按呢就無事矣!
   
阿媽無佇厝,暗頓已經攢便便,挩窗身軀洗好,共桌崁倒蓋在餐桌上、用來防蚊蟲灰塵的桌罩,桌崁(toh-khàm)。掀起來,貯飯配菜來食。勻仔食挩窗勻仔聽著聲⋯⋯噫!勤儉的阿媽出門袂記得關收音機,按呢真了電喔!挩窗欲去共關掉,發現收音機無插電,空中主持人按呢講:「現代人代誌濟、厚操煩,定定拍交落物品遺失了,可說拍交落(phah-ka-la̍uh)。,親像挩窗,你水彩愛會記得紮去學校喔!」
   
挩窗驚甲共水彩抱咧,衝去家己的房間,覕踮被內底。
   
無偌久,就去予阿媽掀開矣!
   
「阿媽,我知!明仔載⋯⋯明仔載我⋯⋯我⋯⋯一定紮水彩去學校!」
   
「戇囡仔!你是咧練啥物痟話!我是欲講!你身軀洗未?飯食飽未?」  
   
「有啦!有啦!」
   
「按呢就較早睏咧!」
   
阿媽共房間的電火切掉,挩窗毋敢閣烏白走,就佇眠床頂睏去矣!
   
天拍殕仔光黎明、天曉,拍殕仔光(phah-phú-á-kng)。,鳥仔聲共挩窗吵起來,伊目睭挼挼咧去看窗仔外,日頭拄對山的後壁面浮出來,有兩蕊目睭掛一支喙,出聲講:「早時去學校,愛會記得紮水彩喔!」
   
「我知啦!莫閣講啊!我欲起痟啦!」挩窗對眠床躘起來,拚去大廳,聽著有人咧挵門,拍開,門口有鐵牛伯仔、龍眼媽、村長、風水嬸仔⋯⋯規庄百偌人齊齊(tsiâu),全部的人都來了啊!到,講的當然嘛是彼句話:「噫!愛會記得紮水彩喔!」
   
「我知矣啦!以後毋敢啦!」挩窗冊包仔捎咧,就對學校遐去。
   
彼咧,水彩猶原囥踮厝內,閣袂記得紮矣啦!
 
 
 
(漢字與拼音依教育部台灣閩南語辭典)
 

 

作者簡介:鄭順聰
 
作家。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黑白片中要大笑》。現正於SOS連載台語神怪冒險小說:挩窗去弄險。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