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書薦] 幸佳慧推薦--甘耀明的《邦查女孩》

[時光書薦] 幸佳慧推薦--甘耀明的《邦查女孩》
文字:幸佳慧
攝影:謝一麟
 
 
◎「三餘」原指夜晚、雨天、冬天這三個閒餘適合讀書的時間。請問你的新三餘時間?
 
幸佳慧:
我在美國的生活,目前以寫作為主,寫書讀書混在一塊,可說天天是讀書天,時時有閒餘。這種日子,對一個愛讀書的人來說,當然很是奢華夢幻,但若轉到我另一個創作者的身份,寫不出好東西來時,落在煉油鍋裡的折磨時光,也長的嚇人。
 
這幾年,我還發現另一種讀書閒餘,因為我固定一段時間會回台幾個月,在緊密公開活動或跟各地組織工作的情況下,往往只剩高鐵或火車上的時間能讀書了,但這種「交通閒餘」倒是給人一種無可取代的時空感。
 
你想,在一條長形蟲的肚子裡,因為無法有多餘的活動選擇,被塞在一個位子上,反而能安心讀書。彷彿,這條長蟲就這麼故意的在兩個讓人匆忙的城市之間,另闢了一個異型時空,專門給人安然讀書用的。
 
◎想推薦讀者什麼書?
 
幸佳慧:
前年以來,我就一直想讀甘耀明的《邦查女孩》,但這本大部頭的書無法適用「交通閒餘」,我等到去年三月從台灣返回紐約後,用了三、四天讀完近七百頁。身為讀者就是這點佔便宜,作者用十年醞釀撰寫的心血,我們幾天的餘時就大快朵頤。
 
2006年,我在英國唸博士的第二年,碰上凱特·摩斯一舉拿下英國書卷獎的《謎宮》出版。那時我發現不管我走到那,大家都捧著那本該年最佳暢銷的書啃讀,我決定在一個研究喘息的空檔買書跟進,也是花了三四天啃完七百頁的原文版。
 
《邦》有些地方的確可以拿來跟《謎》來比較,尤其它們的聚焦主角都是青少女,都廣涉時空歷史,都在女性崇拜的基底上做自我認同的解謎。但因為《邦》的背景座落在台灣,讀者情感與智識上的經驗有其不可取代性。《邦》的作者試圖將台灣跨時空的史料作為他虛構的背景,許多事件與地景歷歷在目,讀者的情與理心境無法不涉入,便會在閱讀歷程中不斷拿自身的知識體系與文化經驗做印證跟對照。
 
另外,讀者還得從主角古阿霞的獨特個性,尋線去解出她特殊的出身。這位女角其貌不揚,磨難不幸多,卻獨具魅力。作者利用她,成功的將讀者視角轉到台灣文學少見的族群身份上去重新看待歷史。而讀者也因為作者大量運用的奇幻寫法,一方面要接上史時史地,另一方面卻要不斷擴散想像。這種閱讀,在虛實不斷交疊下,的確讓向來對於台灣史地想像狹窄扁平的讀者,頗有伸展筋骨的舒活作用。
 
我唯一的遺憾,是作者在試圖更換詮釋歷史角度上的雄心,少了語言的說服力。古阿霞與她周遭的原住民,在小說中不管是主動或被動的語境與敘述,依舊包裹在漢語的經典文法與修辭裡,讀者因此少了從語言模式去衝撞弱勢主體在強大史觀中如何解構與再建構的機會。
 
除此之外,我抱著磚頭書密集閱讀的幾天之中,的確像看了一齣又一齣的歷史奇幻劇,挺過癮的,有些段落甚至看到類似宮崎駿的動畫光影。所以我很希望這部書,不因七百頁退散台灣的年輕讀者。如果有人讀了也喜歡,也許會跟我一樣期盼有朝一日它被改編成系列動漫。
 
 
選書人簡介:幸佳慧
自稱幸阿慧,大學時讀童書本是彌補自身童年的缺乏,讀著讀者發了研究疹子,當了編輯與記者後又到英國念了兒童文學的碩士與博士。一邊研究、一邊創作,也一邊拓寬台灣兒童文學的視野,常在各種社會議題看到她的身影。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