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餘選書】《無賴派太宰治生而為人的浪漫》

【三餘選書】《無賴派太宰治生而為人的浪漫》
 
前幾天在書店有點不正經的一直笑,被我嚇到的客人緊拍謝,因為這本《無賴派太宰治生而為人的浪漫》太中二了,沒想到厭世的太宰治也會寫這麼戲劇化和熱血的作品,於是忍不住跟著作者的內心戲一起笑場。
 
沒想到一件穿衣服的小事,竟然也被作家整理出一套哲學。他說「曾經有段短暫的時間,我默默在意著某件事,那就是服裝。」看完了全篇,就會覺得才不是短暫的時間,明明一直以來就很在意別人看法的太宰治,認為自己身高太高,顯得突出,走在路上很多人都會注意他,於是格外拘謹想要保持一種形象,但反而弄巧成拙,鬧出了不少笑話。
 
對穿著沒什麼挑剔的太宰治,衣服抓來就穿,品味似乎不夠好,受到朋友批評後,他就會更無地自容。長期以來自戀加自怨自哀的個性,讓他常常感到「抱歉」。迷信穿上丈人遺物的單衣就會下大雨,內心一路對朋友及過路行人感到抱歉,彷彿就是他的出現才造成了不適合外出的麻煩天氣。
 
某次穿上了一件褪成了羊羹色的毛織品和服,覺得眾人都聚焦在他身上,於是不敢去鬧區怕丟臉,選了一間熟悉的小酒吧。沒想到喝醉酒的友人在酒吧裡發酒瘋,滿心愧對讓太宰治忍不住揍了他的朋友。
 
「其實都是那件和服不好,我最近事事容忍、練習微笑以對,因此連一丁點粗暴蠻橫也沒有,但那晚卻失手了。我非常相信全部都是這件紅色和服害的,衣服對人心的影響真是可怕呀!」
 
我簡直對太宰治牽拖的功力佩服的五體投地,衣服真的不可怕,他內心的小劇場隨時到達臨界點才可怕吧!
 
短篇故事〈跑吧!梅洛斯〉,「為了維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全篇大概可以用火箭隊的台詞來做個註解。傻氣熱血的牧羊人梅洛斯,某次來到鄰鎮採買妹妹的結婚用品,順便探望朋友賽里努迪斯,沒想到城市的氛圍詭譎,一問之下才知道國王會亂殺人。森七七的梅洛斯想要挑戰國王,沒想到卻被國王抓起來即將處死,梅洛斯告訴國王要處死他可以,但要讓他先回去參加妹妹的婚禮。國王才不相信梅洛斯會回來,於是「重義氣」的梅洛斯就請國王把他的朋友賽里努迪斯抓來當人質,如果三天後的日落前他沒回來,就處死賽里努迪斯吧!
 
嗯?嗯?嗯?腦中充滿了黑人問號的我,看到這一段簡直就嚇傻了。可是劇中的主角都好傻好天真,賽里努迪斯認命地被綑綁,還說我相信你一定會回來的。難怪這篇被分類為童話故事,總之,梅洛斯就先回家幫妹妹辦婚禮,妹妹和妹夫都被他的急迫嚇到,但是也只能遵從他。故事看到這裡,梅洛斯真的是一個超級自以為是的中二生啊,他要人家去當人質,要人家結婚,他操控了這一切,為了完成他理想中最尊貴的品格「誠實」。
 
梅洛斯最後有沒有去救賽里努迪斯呢?我只能劇透最後梅洛斯和賽里努迪斯互相揍了對方一拳,難道他們的友情破滅了嗎?請自己買書來看吧!
 
接下來愛狗人士請迴避,因為太宰治要講他怎麼討厭狗這種生物。
 
「對於狗,我很有把握,我相信有一天必定會有狗撲上來咬住我。」(到底是那裡來的自信啊?)
 
他一直害怕狗,認為狗只是假裝順從,但有一天一定會獸性大發,因為他的朋友被咬過,所以他被感染了那種恐懼。看到狗的尖牙,看到其他飼主親暱地喊狗的名字他就受不了,如果可以他想戴護具和頭盔上街。
 
那天在書店換拖把頭的先生也跟我說了貓狗很愛咬他的故事,他認為自己是易受害體質,可是還是相信那是動物的一時衝動,只要多加提防就好。如果太宰治聽到這個先生的故事,一定會說「我就說過,我不是就跟你們說過了嗎?」
 
對於別人目光異常在意的太宰治當然不可能穿護具上街,他只好研究狗的心理,找到與牠們和平共處的方法,就是遇到狗時都露出諂媚的笑容,好讓狗覺得他沒有惡意。
 
真的是心機很重耶!但為了求生只能曲意奉承對方。(太宰兄你真的太誇張了!)話說人算不如天算,總是戴著一副和善面具對待狗,不知不覺狗喜歡上他,總是搖著尾巴跟著他。「與其被這些狗喜歡,倒不如被駱駝糾纏算了。」(怎麼會想到駱駝,真是太有趣了。)
 
後來有一隻烏黑小狗就跟著他回家,不得已太宰治只好叫牠「小黑」,還給牠飯吃,幫牠做狗窩,帶牠去散步。他說這是「示弱外交」,就是不承認自己愛狗。接下來他就跟小黑展開一連串愛恨情仇的故事,一人一狗的關係簡直就是電影《史密斯任務》裡的小布和裘莉那樣的諜對諜,愛恨交織。(不過都是太宰自己的內心戲啊!)
 
趁著搬家的緣故,太宰治想要擺脫小黑,下面的劇情太慘不忍睹了,如果是愛狗人士看到一定會去舉發他。
 
這篇文章巧妙的結合了狗與太宰治的人生,他所厭惡的狗,其實就是自身的投影,厭世的太宰治多次自殺而不可得,像是他對待小黑的方式,每到達一個坎站,越過去後,他便得到重生的勇氣。
 
「原諒牠吧!牠又沒做錯什麼。藝術家本來就該站在弱者那一邊。如果朋友取笑小黑的樣子,就揍他一頓。」
 
故事的最後太宰治就像跟自己和解一般,也跟小黑和解了,接受了自己原本無賴的樣子。
 
這些在太宰治相對安穩時期的創作,可以看出作家纖細的心思,以及對於純真誠實的推崇,帶有青春熱血的影子,還可以深刻感覺到作家自嘲的幽默感。
 
《文豪野犬》裡,中島敦常常必須去救自殺的太宰治,他問太宰「你不是要自殺幹嘛還要人救」,太宰說「我想死但不想痛苦的死」。太宰治彷彿是為了厭世而活著,在他無望的作品中,偶爾也能撿拾到希望的種子。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