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餘選書]《我們明天再說話》

[三餘選書]《我們明天再說話》
月亮進入你細小的鞋子
進入你細小的耳朵
你的房子 你的唇
變成你眼睛裡褐色的海水
脫下你的小鞋子
脫下你的名字
我們一起進去吧
—〈我們一起進去吧〉
 
出過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以及繪本《貓面具》、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的馬尼尼為,最近出版了新的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馬尼尼為是馬來西亞人,在台灣學習美術,也在台灣結婚生子過日子,現在除了創作,也教人畫畫、讀繪本。
 
我緩慢把馬尼的文字和畫畫讀完,和之前的散文跟繪本很一致,一滴一滴積著家庭裡的不和諧,還記得冬天在小樹家聽馬尼「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分享時她說,寫下畫下有時候給她一種溫柔報復的快感,她很愛很愛她的小孩,同時也不適應這些生活中的刺,所厭惡的房子的氣味和那些房子裡的人。
 
「我不喜歡講述美好的繪本,太過甜膩的繪本。」馬尼皺眉慢慢地說出這句話。雖然暴露醜惡的繪本現在不會很難見,卻還是偶爾會出現懷疑的聲音,但我也相信,有些時候和有些人,會在惡中被治療、被安慰。馬尼的創作也是如此,像冰涼的海水,不會讓你看得皮開肉綻卻有點刺骨。
 
馬尼說自己是30歲後才開始創作,她開始利用生活中有形無形的碎片成為畫畫寫字的媒材和題材,當然還有成為母親後時間的斷片。投影片播放著她喜歡的繪本家和繪本指出那些影響,美麗工整的畫風不會必然吸引她的目光,她總是著眼細節,技法不是最重要的。不過兩者皆有的像是Anthony Browne的《大猩猩》就很經典,圖中的牆上的掛畫是Whistler的《Portrait of the Painter’s Mother - Arrangement in Grey and Black》和扁平的黑色西裝,來諷刺沒有媽媽的小女孩忍受一再缺席的爸爸。
 
那日面對十來個讀者,馬尼在最後也流了眼淚,她說她不知道為什麼有人願意看她這些創作,沒想過這些東西會有什麼價值,如同她在小寫出版第ㄧ本書時,沙貓最後和她說:「妳的東西很好,馬尼妳要有自信一點。」她就哭了,我們互相閱讀並分享,又覺得這個世界其實容得下的遠比自己想得還要更多。
 

馬尼尼為《我們明天再說話》四月份在三餘有些活動:
4/15 (六) 19:30 【讀冊聚會】【《我們明天再說話》新書分享】
4/15 (六) - 4/26 (三) 【地下室展覽】【「我們明天再說話」詩 畫 展 】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