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古] 鄭順聰:龍眼樹袂孤單(二)——鬥陣出去耍

[講古] 鄭順聰:龍眼樹袂孤單(二)——鬥陣出去耍
聲音:鄭順聰 
文字:鄭順聰
 
 
(按play播放聲音)  


【本集提要】
 
挩窗在廟口等玩伴,眼看龍眼阿媽搭客運離開,逮到好機會去找阿福玩。且不止是在家裡頭,而是拉著阿福斗膽走出戶外,來到田野的水圳旁,跳了下去。兩人玩得正高興時,意外竟又發生了⋯⋯
 
 
【內文】
 
歇熱 歇熱(hioh-jua̍h/lua̍h):放暑假。第一工的透早,挩窗起來的第一件代誌,就是去廟口揣𨑨迌仔伴 𨑨迌仔伴(tshit/thit-thô-á-phuānn):玩伴。。按呢寬寬仔等,一工一工等,無!就是無!
 
挩窗真無奈,懶懶覆佇石獅仔的尻脊骿,去看塗跤面的日頭光,對笑黃 笑黃(tshiò-ng5):淡黃。落重色變柑仔色,吱蟬嘛綴咧變,對細細仔聲轉做大大聲,ki∼ki∼ki∼ki∼ki ki ki。雄雄忽然間,齊停,廟口恬靜無聲,挩窗聽著彼咧跤步聲,自遠掠近,愈來愈清楚,啊!是龍眼阿媽,手捾加薦 加薦(ka-tsì):一種用藺草編成的提袋,後來用塑膠線製作,今泛指小提包。佇大路等,無偌久,就上車坐客運離開。
 
這時,挩窗聽著phín-á的聲矣!隨起跤 起跤(khí-kha):拔腿就跑。行到龍眼樹仔跤,問都無問就共網仔門拄開。
 
「啊!挩窗,久見久見,真拄好,我有新曲調拄練好,欲來聽看覓無?」阿福問。
 
「好啊!好啊!」挩窗喙笑目笑喙笑目笑(tshuì-tshiò-ba̍k-tshiò):眉開眼笑。
 
「按呢我就來表演啊喔!」阿福phín-á攑起來,挩窗斟酌來聽,嘛來綴咧唱:『天頂高高白雲飄飄,太陽當頭微微笑,樹枝鳥仔啾啾咧叫,魚仔躘水真逍遙⋯⋯』」挩窗大聲唱。
 
「你敢知,這首叫〈歡喜頌〉。」阿福講。
 
「歕phín-á閣唱歌是真歡喜啦無毋著,毋過,今仔日遐爾仔好天,關踮厝內有影拍損拍損(phah-sńg):可惜、惋惜。,不如⋯⋯咱來去外口𨑨迌?」挩窗去幔幔(mua):手臂搭在別人肩膀上。阿福的肩胛頭。
 
「我不敢啦!」阿福人煞勼起來,去摸彼支斷去的尾指。
 
「喂!喂!我拄才看著恁阿媽坐客運去外位!咱阿無庄的車幫車幫(tshia-pang):車次。一工才三、四逝爾爾,久久仔才會轉來啦⋯⋯免驚啦,趁你阿媽無佇咧,咱偷偷仔旋出去耍,好無?你聽,吱蟬的叫聲是遐爾好聽,敢若咧呼呼(khoo):吆喝、呼叫。咱出去耍⋯⋯天氣熱罔熱,圳溝的水是蓋清涼,行!來去啦!鬥陣出去耍啦!」挩窗來共姑情姑情(koo-tsiânn):懇求、情商、央求。
 
「袂當!袂當啦!若是去予阿媽掠著,代誌就大條啊啦!而且,外口的日頭遐爾猛,田洋毋知覕啥物妖魔鬼怪,有夠危險,我毋敢啦!」阿福講。
 
「無入深山無柴燃無入深山無柴燃(bô ji̍p tshim-suann bô tshâ hiânn):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怎會知影危險咧!行!來去!我頓胸坎頓胸坎(tǹg hing-khám):拍胸脯。掛保證,百面好耍!」挩窗去搦阿福的手,牽咧就傱對網仔門外口去,對田洋遐去,來到圳溝邊仔,挩窗隨跳落去,阿福佇圳岸躊躇,拄開始毋敢毋敢⋯⋯看挩窗耍水清涼閣自在,阿福嘛擋袂牢矣,共直笛袋入去橐袋仔,人嘛蹽落去蹽落去(liâu--lo̍h-khì):入水,走進去。矣,挩窗共戽水戽水(hòo-tsuí):潑水。、阿福嘛共戽倒轉去,兩个人愈戽愈緊、笑聲愈來愈響。
 
「莫講田洋水圳,阮阿媽連廟口一步攏無愛予我踏入去,想袂到,這个所在遮爾仔好耍,水真涼啊⋯⋯」一个無細膩,阿福跙倒跙倒(tshū-tó):滑倒。,跋入水中,直笛去予水衝走,阿福隨衝出去共笛身抾轉來,毋過,直笛的頭煞走入去水圳的破空。
 
「啊!頭走入去矣,去予沖入去空內底,袂當抾,抾袂轉來啊啦!」阿福真驚惶。
 
「小小仔空爾爾,有啥物好驚的?我替你抾。」挩窗無咧驚。
 
「袂當,袂當啊!彼時陣我就是戇戇呆呆,指頭仔伸入去,尾指就去予絞斷,痛!夭壽痛!世界痛啊!」阿福面白死殺白死殺(pe̍h-sí-sat):臉色蒼白。
 
「遮是咱的田地,毋是工廠啦,驚啥貨!」挩窗紲共手伸入去空內底。
 
「毋通!毋通!千萬毋通啊!」阿福大聲喝咻。
 
「啊!真正有物件共我鋏!」挩窗面真艱苦。
 
「敢有影?莫共我騙!」阿福跤軟去矣。
 
「早知就聽你的話,痛!痛!夭壽痛!」挩窗共手抽出來,大力共hiù,一隻毛蟹siû一聲,飛出去。
 
    阿福啥物攏無看著,干焦共手底架佇目眉頂緣,尾指伸半支,日頭照手影斜面,有所欠缺。
 

作者簡介:鄭順聰
 

 

作家,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黑白片中要大笑》。最新著作《台語好日子:學台語的第一本書》。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