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古] 鄭順聰:龍眼樹袂孤單(一)——聲音佗位來

[講古] 鄭順聰:龍眼樹袂孤單(一)——聲音佗位來
聲音:鄭順聰 
文字:鄭順聰
 

(按play播放聲音)  


【本集提要】
好不容易放暑假了,挩窗跑到廟口的廣場,竟然一個玩伴都沒。
失望的挩窗爬到石獅子背上等,打開耳朵,聽到吹直笛的聲音。
他循著聲音,曲曲折折來到龍眼樹下的紅磚房,發現同齡孩子!
挩窗斗膽敲門拜訪,打開綠紗門,也打開了一段曲折的故事⋯⋯

【內文】
 
挩窗歇熱歇熱(hioh-jua̍h/lua̍h):放暑假。矣!
衝去廟埕揣囡仔伴囡仔伴(gín-á-phuānn):玩伴。,連半條人影攏無,跳去石獅仔的尻脊骿尻脊骿(kha-tsiah-phiann):背部。等待,干焦聽著放粉鳥歕的觱仔觱仔(pi-á):哨子。聲,誠無聊;無蓋遠的所在,若有人佇咧練phín-á 笛子,此文指直笛。⋯⋯
 
挩窗吐大氣:「怎會無人來摻我耍啊!」
 
這時,傳來「Pa-Pu!Pa-Pu!」的聲音,挩窗精神來矣,去摸橐袋仔橐袋仔(lak-tē-á):口袋。,啥物攏無,目睭金金看賣冰的阿伯仔騎跤踏車勻勻仔過:Pa-Pu!Pa-Pu!Pa-Pu!
 
雄雄想起來,樂器愛有人歕,聲才會霆霆(tân):鳴響。,彼咧佇廟埕迴響的phín-á聲呢?干焦小學生才會歕直笛,伊是啥?為何無欲來廟埕耍?
 
phín-á聲袂輸一條線,共挩窗牽去廟後壁,踅過鼓井,和五隻拄出世的貓仔囝相對看對看(tuì-khuànn):相互觀看。,迒水溝仔、鑽紅瓦厝,佇一排紅艷青翠紅艷青翠(âng-iām- tsenn/tsinn-tshuì):顏色繽紛,奼紫嫣紅。的花坩花坩(hue-khann):花盆(hue-phûn)。盡尾,一欉龍眼樹徛佇遐,子結甲規捾規捾(kui kuānn):整串整串的。規捾。
 
樹欉下跤的低厝仔螿蜍螿蜍(tsiunn-tsî):蟾蜍。覆咧彼款形,青色的網仔門內底,挩窗看著,一个囡仔兄當咧歕phín-á
 
「請問⋯⋯敢有人佇咧?」挩窗相借問相借問(sio-tsioh- mn̄g):問候。
「啥啊?請入來!」
「你好,我叫挩窗⋯⋯」伊開網仔門入去,發出「i-uai、i-uai」的聲。
「你好,我叫阿福,是龍眼阿媽的孫。」
「你敢有來過阮阿無庄?我毋捌看過你啊!」
「見若見若(kìnn-nā):凡是,只要。放假,阮爸爸就會載我來阿媽遮。毋過,阮阿媽不準我出去耍。」講啊講,阿福就去歕phín-á矣。
「啊,我知,這條號做『紫竹調』,蓋好聽喔!」挩窗綴旋律來拍拍拍拍(phah-phik):打拍子。
   
風微微透龍眼樹,微微仔透網仔窗,透入去客廳,清涼四序,頭鬃黑㽎㽎、皮膚白拋拋、肨奶肨奶(hàng-ling/ni):嬰兒肥,白白胖胖的。肨奶的阿福,𥰔仔歕起來,身軀搖搖擺擺,指頭仔不止仔扭掠,挩窗真欣羨,閣感覺怪奇——但佗位奇怪,一時講袂出來。
 
最後的尾音煞,阿福共手收去尻川斗尻川斗(kha-tshng-táu):屁股。後壁,勻勻仔行禮,挩窗拍噗仔。
 
「啥人來矣?」龍眼阿嬤按內底行出來,目睭沙微沙微(sa-bui):瞇眼,睡眼惺忪。沙微。
「你好,我叫挩窗,寶釵是阮阿媽啦。」挩窗應。
「哼!我知啦!你來創啥?」龍眼阿媽反白睚反白睚(píng-pe̍h-kâinn):翻白眼。
「廟埕攏無囡仔,一个攏沒,真無聊啊!聽著𥰔仔聲,我揣著阿福,想欲招伊同齊去耍。」挩窗嘛共手收去尻川斗後壁。
「來阮兜耍可以,毋個,不準共伊𤆬出去外口耍。」龍眼阿嬤面色歹看。
「為啥物?廟埕有足濟好耍的,咱庄欲去溪底遐的田洋、水圳閣較刺激啊!今遮爾仔好天,為啥物無愛予阿福出去啊?」挩窗按呢問,阿福人勼踮厝角。
「我干焦阿福這个金孫,伊爸母佇夜市仔做生意,若無閒就載來我遮。伊身體荏荏(lám):虛弱。,定破病,人閣夭壽賤賤(tsiān):好動、調皮。 !你無看著伊的倒手,佮街仔的厝邊偷旋去工場耍,手賤無代無誌烏白摸,lōng-tòng一聲,尾指尾指(bué-tsáinn):小指。就去予絞斷去。」
 
龍眼阿媽按呢講,挩窗才發現,阿福歕phín-á的時陣,倒手的尾指是用袂著,煞會綴板嘹板嘹(pán-liâu):節拍。振動,原來阿福尾指斷一橛橛(kue̍h):一截。,莫怪感覺怪奇。
 
「啊好佳哉是倒手的尾指,鋼琴是袂彈得,phín-á閣會當。」阿福細聲講。
「彼意外予阮囝、新婦足傷心的,我是氣甲掠狂,自彼時就禁止伊出去耍。挩窗,若欲耍去揣別的囡仔,莫害阮阿福。」龍眼阿媽歹聲嗽歹聲嗽(pháinn-siann-sàu):疾言厲色。
規个阿無庄的人攏知,龍眼阿媽性地䆀甲無底,挩窗倒退兩步,網仔門拄開,斡頭起跤旋。
 
隔轉工隔轉工(keh-tńg-kang):翌日,隔日。,挩窗等規晡,廟埕猶原無𨑨迌仔伴。挩窗擋袂牢,偷偷仔走去龍眼樹跤,聽著摔箸的聲。
「我無愛食。」
「緊食。」
「我袂枵!」
「莫佇咧揣理由!」
「這是昨昏食賰的,煮的攏仝款,足歹食的啊!」
「你這个囡仔傷好命,毋知寶惜,我辛辛苦苦煮飯予你食,閣嫌!」
「敢無捌項!」
「盡想就遐五四三,你四秀仔四秀仔(sì-siù-á):零食、零嘴。食傷濟啦!」
「我無愛食你煮的啦!」
 
phòng!
 
 挩窗驚一趒,當欲旋的時陣,瞭瞭(gió/lió):瞄一下。著網仔門內底,龍眼阿媽去敲電話:「俊雄,你生彼啥物囝,嫌我煮的飯,閣共我摔門,這囡仔往過真乖啊,這馬怎會遐爾歹𤆬⋯⋯」
 
phòng!
 
日頭光焱焱,吱蟬響上天,袂輸大火燒旺旺。挩窗去抾樹枝,佇半空中亂亂摃,幾粒龍眼落下來,親像歹去的音符。
 
◎挩窗欲按怎共阿福呼出去耍呢?後月日,請期待「龍眼樹袂孤單」第二集:鬥陣出去耍。

作者簡介:鄭順聰
 
作家,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黑白片中要大笑》。最新著作《台語好日子:學台語的第一本書》。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