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古] 鄭順聰:勇伯仔泅水

[講古] 鄭順聰:勇伯仔泅水
聲音:鄭順聰 
 
文字:鄭順聰
 

(按play播放聲音檔)

 


【系列故事背景】
 
鄭明窗小朋友住在嘉南平原的「阿無庄」,從小由阿媽獨力扶養,在紅磚與稻浪之間嬉戲優遊。由於姓名有個「窗」字,同村長輩暱稱:挩窗的(thuah-thang--ê)。但他眼珠子非但沒有偏斜,而是視力一流,可看到大人看不到的神明、鬼怪與人心幽微。「挩窗去弄險」是鄭順聰一系列台語冒險故事,以挩窗為主角,帶領讀者打開心內的門窗,去看看這個豐饒的世界,找回人該有的勇敢、智慧、善良。
 

【本集提要】

炎熱的夏天,挩窗跟勇伯仔去游泳池消暑。
勇伯仔乃阿無庄的運動健將,蝶式、仰式、蛙式、自由式,樣樣都會。
但挩窗一樣都不會,於是便從踢水、閉氣潛水開始學起。
在水底,挩窗發現有個道影子鑽來鑽去,動作俐落無比。
那影子到底是什麼?後來還跟勇伯仔比賽競速,最終誰獲勝呢?
 

【內文】

「熱天到,熱天到,來泅水,我上𠢕(gâu)⋯⋯」挩窗那拍滂泅 拍滂泅(phah-phōng/pōng-siû),戲水、打水花。那唸歌,勇伯仔頭就共敱敱(kháinn),用指節敲扣下去。落去,講:「挩窗!遮毋是KTV,𤆬你來遮是欲來泅水啦!」
 
「我干焦會曉狗仔泅 狗仔泅(káu-á-siû),狗爬式。爾爾!」挩窗喙翹翹。
「彼毋簡單,我泅予你看!」勇伯仔隨藏踮水底,雙手合倚就揬 揬(tu̍h),戳、刺。出去,向兩爿掰,頭就來圇 圇(lun),頭從水裡頭伸出來。,按呢托 托(thuh),猶如撐起拐杖,一頓一動往前走。一下、托一下,到堀仔對爿岸,隨泅轉來。
 
「有厲害無!我拄才仔用四跤仔泅 四跤仔泅(sì-kha-á-siû),蛙式,又叫水雞泅(tsuí-ke/kue-siû)、蛤仔泅(kap-á-siû)。,閣有這步⋯⋯」勇伯仔仝款藏入水,人躘躘(liòng),從水中躍起。出來,雙手展開去拍水面,規个堀仔煞來起海湧。
「這就是蝶仔泅蝶仔泅(ia̍h-á-siû),蝶式。。」勇伯轉來挩窗面頭前,真聳勢 聳勢(sáng-sè),威風、神氣。
 
「勇伯仔,你毋是共阿媽講欲教我泅水?」
「著honnh!講著運動健身我就爽袂離,煞袂記得任務,來!壁扞 扞(huānn),用手扶著。予好,先來學鴨仔搤搤(iah),如鴨子般划水。水。」勇伯仔就掠挩窗的雙手去拑拑(khînn),緊抓、用力抓住固定的東西。岸,雙跤直直踢,出水鬚 水鬚(tsuí-tshiu),水花。
「挩窗我共你講,會曉搤水才有法度掠篙泅 掠篙泅(lia̍h-ko-siû),自由式。,這是所有的步數上緊的。」勇伯仔做掠篙泅予伊看,跤尾咧翸(phún) 翸,腳踢水出水花,如同魚身滾翻。,手拚死剁剁(tok),游自由式時,手猛力伸出去猶如斬切。
 
「勇伯仔,你泅遐緊是免喘氣啊?」
「當然嘛愛,就那泅那擔頭 擔頭(tann-thâu),抬頭。喘氣。」
「敢袂食著水?會走入去鼻空啊!」
「遮爾仔熟手熟手(si̍k-tshiú),熟練、專精。,早就慣勢 慣勢(kuàn-sì),習慣。矣!來!挩窗,這馬來學藏水沬 藏水沬(tshàng-tsuí-bī),潛水。,才袂驚水啦!」勇伯叫挩窗共鼻仔捏起來,規粒頭共𩑾(tshih)落去,浸踮水底、出水面,禁氣禁氣(kìm-khuì),憋氣。、喘氣喘氣(tshuán-khuì),呼吸。⋯⋯
 
「挩窗,你就聊聊仔 聊聊仔(liâu-liâu-á),慢慢的、款款的。練,我來死囡仔䖙 死囡仔䖙(sí-gín-á-the),仰式。囉!」勇伯仔身軀掠坦橫 掠坦橫(lia̍h-thán-huâinn/huînn),採取橫向,身體攤平。,倒坦笑 倒坦笑(tó-thán-tshiò),仰躺,正面朝上躺著。,手夯懸倒頭拍水面,泅起來懶屍懶屍 懶屍(lán-si),懶洋洋的。,真自在。
 
挩窗共水鏡 水鏡(tsuí-kiànn),泳鏡。掛予好,乖乖仔藏入水,氣禁起來,目睭金金相,看著一个影,佇水內底軁 軁(nǹg),鑽、穿。來軁去,真扭掠 扭掠(liú-lia̍h),俐落,動作敏捷。,跤手尖尖,一圈肚 一圈(khian)肚,一粒大肚子。蓋大粒,若親像:海豹!
 
踮水底傷久,挩窗強欲無法度喘氣,緊來躘出水面,無張持無張持(bô-tiunn-tî),不小心。去霧霧(bū),水往上冒,向兩邊噴濺。著邊仔的人。彼人真受氣,水戽 戽水(hòo-tsuí),潑水、灑水。倒轉去,挩窗提浮枋仔浮枋仔(phû-pang-á):浮板,是順聰創造的新詞。去擋,就欲起冤家冤家(uan-ke):吵架。矣⋯⋯ 
 
「阿女!你怎會佇遮?」挩窗掣一趒 掣一趒(tshuah-tsi̍t-tiô),嚇一跳。,發現是伊的同學。
「就阮阿媽𤆬我來耍水,伊真𠢕(gâu)泅喔!」
「有影無影?敢有阮阿無庄的勇伯仔厲害?」挩窗的話予勇伯仔聽著,連鞭 連鞭(liâm-mi),馬上、立即。徛起來,插胳插胳(tshah-koh),插腰。,胸坎的筋肉 筋肉(kin-bah),肌肉。 刁工刁工(thiau-kang),故意。趒一下,講:
 「有人欲佮我比緊是無?來啊!」
 
就佇這時,彼个影對水底浡 浡(phū),從水裡頭冒出來。出來,是挩窗頭拄仔看著的海豹、阿女的阿媽啦!
勇伯仔V.S.海豹阿媽,兩个老大人比賽泅水,比四項攏有的濫摻泅 濫摻泅(lām-tsham-siû),游泳混合式,是順聰翻譯的新詞。
趁泅水堀仔 泅水堀仔(siû-tsuí-khut-á),游泳池(iû-íng-tî),泅水池(siû-tsuí-tî)。 人較少,挩窗喝:開始!
 
兩人衝出去,第一項是蝶仔泅,勇伯仔真在手 在手(tsāi-tshiú),拿手、得意。,搢搢(tsìnn),搶在前頭。做頭前,贏欲一个人的身懸身懸(sin-kuân),身長、身高。遐遠。近倚近倚(kīn-uá),接近。對面岸的時陣,勇伯仔反身,雙跤蹔蹔(tsàm),踹、跺。壁,袂輸攑攑(gia̍h):拿起香跟著信眾膜拜的樣子。香綴拜,鑽水速行;閣來是死囡仔䖙,兩人速度平緊;第三項是四跤仔泅,海豹阿媽扳扳(penn/ pian/ pan),扳回。一點仔轉來;上尾上尾是上刺激的掠篙泅,勇伯仔拚死剁,欲盡尾盡尾(tsìn- bué/bé),到終點。矣,越頭瞭瞭(gió/lió),瞄一下。一下,隔壁水路看無海豹阿媽,想講這聲穩贏啦!
 
無疑悟 無疑悟(bô-gî-ngōo),不料,沒想到。,勇伯仔看水底一个影,佇伊下跤軁,雄雄搢出去,手去摸煞尾煞尾(suà-bué/bé),最後,結尾。的水壁。
海豹阿媽贏矣,水鏡剝落來剝落來(pak--loh-lâi),將眼睛摘下。,對阿女微微仔笑。
勇伯仔面子盡掃落地,挩窗面掩起來,真無奈:
 
 哎!做人毋通傷靠勢 靠勢(khò-sè),驕傲自大,得意忘形。啦!
 

作者簡介:鄭順聰
 
作家。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黑白片中要大笑》。現正於SOS連載台語神怪冒險小說:挩窗去弄險。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