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冊店]七号閱覽室Experiment at 7th

[行冊店]七号閱覽室Experiment at 7th
文字:陳瀅羽
攝影:陳瀅羽
 
 
「我是從中得到最大收穫的一個人,這是很詭異的一件事情,在這當中我得到的東西比任何人都要多。每一次出張,聽起來很呆,就是扛一大堆書去一個地方,在那邊吃個麵,然後再回來。可是其實每一次,都有很多很多的感動。」
 
 
我第一次遇到Kite其實是在小巷貝果(2016年),舉辦的一個以物換物的活動。Kite當時和他的夥伴在庭院整理那一袋一袋的物品,而當中讓我眼睛一亮的是一區小小書報攤,一個皮箱的大小,那些書卻是相當難得一見,這就是七号閱覽室的原型。在Kite心中分享是不該被標上價格的,所以是免費共享,並希望人們從中得到「勇氣、愛與希望」。
 
(七号閱覽室 提供)
 
這像是卡通裡的口號,但從Kite嘴裡講出來,我知道他是絕對認真。
 
「那時候台南、嘉義都已經有很酷的地方,像台東也有晃晃,高雄沒有啊!」
 
七号閱覽室是一個實驗,在一個近乎樸素的空間內,提供閱讀和展覽。剛進到這間公寓時,Kite說一切都是零,沒有裝潢,也沒有書架,現在進去也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那種粗糙的力量,那樣的溫暖。現在的書架是台中Artqpie佔空間的友情贊助。
 
「我需要書架,而且我要的東西也就是書架,這個都不是我做的,這是零資金 、零everything,這些全部都是零喔!然後木頭什麼都是零喔!那裡面只有友情。」
 
 
我問kite為什麼想要做這件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那時候遇到了人生很重大的事,然後這件事使他重摔成碎片。他停下來,想要知道自己的剩餘價值是什麼?然後把身體剩下的最後一塊寶石種到土裡。本來想離開台灣的Kite在圖書館看到一本雜誌剛好在介紹他相當喜歡的故事〈Frog And Toad Are Friends〉,回想起當初在閱讀時的快樂。
 
 
「所以就想,我要留下來,要做一個空間,這個空間就是紙本跟藝術。因為現在 我整個生命裡面什麼都沒有了,好像就只剩下很微弱的光,那微弱的光就是我對這些東西的相信。我這個人僅剩的美好,如果這個光沒有熄掉的話,應該就是這樣。那我就把所有的力量用來策展、選書。讓這個力量造成某個程度的爆炸。」
 
Kite說自己不是藝術創作者,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想到說真的試著這麼去做的時候,整個宇宙會咚咚咚的替他一個近乎荒謬的想法,安排一個解決之道。
 
當他決定要策免費的展覽時,被朋友阻止,怕他做這種傻事,會讓自己很辛苦。但Kite一點也不這麼認為,並笑說:「把運費除以兩個月,等於是一個月只有花一兩千去處理展覽,這對任何人而言這是買件衣服就沒有的錢,可是用這一兩千塊辦一個展覽,它會影響到更多的人。我自己也會學到很多事情」。每次策展的大冒險,讓Kite一次又一次闖關,那些受邀的日本創作者在收到Kite的信件後,幾乎都是第一時間答應。
 
(稻葉朋子戴著安全帽正準備騎車去逛高雄市街。七号閱覽室提供)
 
就像是寄信給創作者稻葉朋子(Tomoko Inaba) 日本插畫家。入圍波隆納世界插畫大展。其作品《City plan 街道製作》。後,沒幾秒就得到回覆,事後她和kite說,收到信的前天才跟朋友討論想去台灣玩,沒料到隔天就收到kite的邀約。而足立真人(Masato Adachi) 自由插畫家。2002年開始創作。設立「Dutch a」網頁,販售自己作品的周邊雜貨。則是一位不在大阪以外地方辦展的創作者,卻也意外的答應Kite的請求。Kite也疑惑為什麼會他願意跨洋渡海的來到台灣高雄,足立先生說:「因為他老婆也是在開書店,如果是書店開展的話,總有種安心、可以信任的感覺」。
 
(足立真人。七号閱覽室提供)
 
我問kite是否有什麼策展的標準?他睜大眼,很疑惑的看著我。「我自己本來就是滿奇怪的人,做的事情也有點奇怪,但是只是很單純,因為我喜歡他們,然後我們一起去做這件事情」,Kite笑說他事先完全不知道足立先生的畫在台灣、日本這麼有名,也不知道稻葉小姐才剛獲得波隆納世界插畫展的肯定,單純就是因為喜歡他們的作品。
 
(足立真人與讀者們。七号閱覽室提供)
 
現在的七号閱覽室的展覽已經排到今年12月了。剛開幕的時候,還在想會不會有人來,但Kite還是持續用紙本與藝術的力量和來這裡的每個人對話。就像與創作者田島大介(Daisuke Tajima)藝術家。2016曾獲 台北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 新潮賞 YOUNG ART AWARD的相遇,Kite曾經在專業藝廊看到大介的作品,當下就被這細膩的作品感動到。後續默默在網路上追蹤他,有天看到他的發文說「身上只剩36塊台幣」,Kite就留言給大介說,如果不介意,歡迎來七号閱覽室吃頓飯。沒想到大介就真的來了。
 
(田島大介。七号閱覽室提供)
 
Kite說大介有時候會幫忙顧空間,有次本來都不敢進來的隔壁阿姨,看到大介正在用鋼筆畫畫,就走了進來。Kite說阿姨當下的表情是「我的天啊!這怎麼那麼漂亮」,他可以感受到阿姨是怎麼樣被藝術打動。
 
(田島大介。七号閱覽室提供)
 
「這是一個給高雄人的禮物」
 
Kite說高雄可能不再需要另一間店,不再需要另一個mall,而是需要不同的可能性。南部是很ROCK N ROLL 的地方,它可以做很多瘋狂的事情。許多香港或者日本的朋友會跟Kite說,他們的國家不可能有像七号閱覽室這樣的空間。隨便把門打開,讓人進來看展或什麼,那是一個很大的縫隙。在別的國家可能會被認為很可疑,在國外開一個booktrust會需要執照,會有人來檢查你是否符合法律規則。但在台灣可以什麼都不做就是把門打開,這就是很厲害的地方。
 
「台灣有很多縫隙,那個洞可以讓你安心的塞進去。塞在社會這個縫隙,然後暫時跟這個世界保持一點點距離。」
 
當然,在這當中還是遇到許多危機,像是得負擔過高的運費,或者身邊夥伴突然遇到嚴重的疾病,但Kite說面對這些消長很有趣,因為確信自己沒有走錯,所以當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的時候,就自然有新的串聯出現。就像Kite一直想把出張的故事做成freepaper,是數學老師的常客就跳出來說,其實我也會做設計。Kite形容這是屬於他的金斧頭、銀斧頭的故事。把熱情投注在那個湖當中,出來都會變得很美好,是超乎預期的好。「我不覺得自己是幸運兒,因為這樣的經驗,他想鼓勵有任何熱情的人,一定也有屬於自己的湖。」
 
從拉著一卡皮箱的不定期圖書室,到現在的七号閱覽室,Kite說他發現自己沒有壞掉,當初的那顆種到土裡的寶石,現在已經有了枝葉,長出一朵朵小小的花。從台中霧峰、苗栗通霄、台中演武場、嘉義太保市……過不久就要前進日本長野的ALPS BOOK CAMP,Kite帶著他的勇氣,繼續做對的傻事。希望Kite這個實驗在高雄能停留久一點。
 
 
 

作者簡介:陳瀅羽
曾在日本走跳一年。 返台後患有購書強迫症,目前在三餘書店治療中。
takaobooks@gmail.com

::空間資訊::
 
地址:高雄市新興區忠孝一路500巷7號(距離高雄火車站約五分鐘步程) 
營業時間:每日不定時(拜訪前最好先於臉書尋問)
電話:0968-812-235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