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古] 鄭順聰:陷眠機器人

[講古] 鄭順聰:陷眠機器人
聲音:鄭順聰 
 

文字:鄭順聰

 

(按play播放講古的聲音檔)

 


【系列故事背景】
 
鄭明窗小朋友住在嘉南平原的「阿無庄」,從小由阿媽獨力扶養,在紅磚與稻浪之間嬉戲優遊。由於姓名有個「窗」字,同村長輩暱稱:挩窗的(thuah-thang--ê)。但他眼珠子非但沒有偏斜,而是視力一流,可看到大人看不到的神明、鬼怪與人心幽微。「挩窗去弄險」是鄭順聰一系列台語冒險故事,以挩窗為主角,帶領讀者打開心內的門窗,去看看這個豐饒的世界,找回人該有的勇敢、智慧、善良。

【本集提要】
不知為何,挩窗就被機械人帶入夢中。
「挩窗系列故事」有許多機械人,這一款名為「陷眠」,屬於「眠夢系」。
在夢中,陷眠機械人帶挩窗穿越森林,來到懸崖上,山腳下的巨岩,其實是艘太空船。
機械人展翅如鳥,帶挩窗鑽入太空船裡頭,也進入夢中之夢。
這艘太空船,被悲傷所籠罩,有黑魔王固守,其實相當危險。
既被帶入夢中,挩窗身負任務,這次,是要解決什麼危機呢?
 


【內文】

「綴我來!」機器人按呢講。
挩窗毋知發生啥物代,就佇一个生疏生疏(tshenn/tshinn-soo),陌生,不熟悉。的所在。
 
「陷眠」 陷眠(hām-bîn),說夢話,或如夢般神智不清。「陷眠機械人」是挩窗系列的角色之一。機器人閣來揣伊,佇頭前𤆬路,毋知愛出啥物任務,橫直就是綴伊行。
 
按茂茂的樹仔林軁出來,來到山崁頂山崁頂(suann-khàm-tíng),山崖之上。,挩窗看著山跤山跤(suann-kha),山腳。有一粒崙仔崙仔(lūn-á),小山。,嘛會使講是不止仔不止仔(put-tsí-á),非常、相當。大粒的石頭,圓圓長長,袂輸拄烘好的麭。
 
「彼就是太空船!行!來去!」機器人去牽挩窗的手,跳落去山跤,胳耳空胳耳空(kueh-hīnn-khang),腋下,台灣各地說法不同。到手下節手下節(tshiú-hā-tsat),前臂。就生薄薄的翼出來。機器人共挩窗偝起來,佇空中飛,寬寬仔降落,對崙仔尾溜的空軁入去。
 
外口全風飛沙風飛沙(hong-pue-sua),風沙滾滾。,內底是真清氣 清氣(tshing-khì),乾淨。,四四角角若現代的辦公大樓。挩窗去摸壁,冷冰冰的玻璃,就來問講:
「咱到底佇佗位?」
「佇悲傷內底。」
 
幾何線條直溜溜直溜溜(ti̍t-liu-liu),筆直而長。的巷路尾,是曠闊、挑俍挑俍(thiau-lāng),挑高。的大廳,敢若巨蛋棒球場遐闊、遐懸。四爿面啥物攏無,干焦阿媽覆佇遐啼啼哭哭。空中有影佇遐浮、踅、切斷了後隨濫做伙,有時烏暗暗,有時光影影。
 
「這是咧看電影是無,這無成戲園戲園(hì-hn̂g),戲院。啊!上少嘛有椅仔位和螢幕,遮啥物攏無。」挩窗問。
「這毋是電影院,這是悲傷太空船。」機器人應。
「我聽你佇咧放臭屁!」
「機器人無屁通放,阮食電。」
 
挩窗pu̍t一聲笑出來,想袂到機器人遮爾仔先進,閣會曉變竅 變竅(piàn-khiàu),隨機應變、頭腦急轉彎。,佮伊答喙鼓答喙鼓(tap-tshuì-kóo),鬥嘴。
 
「彼!彼!彼!攏是姨媽姨媽(î-má),姨婆,祖母的姊妹。台語也稱呼叫姨婆(î-pô)。的影啊!機器人你講了無毋著,姨媽頂個月過身過身(kuè/kè-sin),過世、逝世、死亡。,阿媽有夠傷心。定定佇飯桌仔頭前哭,失神失神,菜煮甲有夠歹食,鹹篤篤 鹹篤篤(kiâm-tok-tok),味道很鹹。,伊講是人無心情,鹽搣 搣(me/mi),手捉一把。傷大搣。紲來,菜就無味矣,阿媽傷心甲連調味料攏無想袂下。」
 
「咱就來救。」
「啥物意思?」
「阿媽去予關佇悲傷的記持 記持(kì-tî),記憶。當中,咱若無共救出來,伊會去予太空船載離開地球,永遠無法度轉來。」
「欲按怎予阿媽離開悲傷呢?」
 
「你就愛佇伊身軀邊聽伊講話,講好聽話予伊聽,𤆬伊去外口行行咧,消敨 消敨(siau-tháu),紓解。鬱卒的心情。毋閣,佇這个夢中,咱愛先共救出來⋯⋯」機器人話講到一半,雄雄地動,四界位轟轟叫:「害啊!太空船欲起飛啊!咱緊來救阿媽!」
 
挩窗就衝去阿媽遐,人煞無去,塗跤賰一跤銀手指 一跤手指(tsi̍t kha tshiú-tsí),一只戒指。,挩窗緊共抾起來,當欲旋的時陣⋯⋯恐怖的代誌發生啊!烏鬼鬼的大魔王傱出來,咬牙切齒,吼聲震天,手夯鯊魚劍,就欲去撼 撼(hám),猛烈重擊。挩窗。
 
機械人緊共挩窗偝起來,若火箭噴射,掠過烏魔王的胳耳空,按太空船的尻川尾的喙口旋出去。
 
閣轉來到山崁頂,挩窗目睭金金,看太空船愈飛愈懸、愈飛愈懸,向無頭嘛無尾的外太空遐去。
 
「向望阿媽的悲傷緊離開地球,莫閣關踮悲傷的太空船啊!」挩窗那講那摸手指。
「人的眠夢終其尾終其尾(tsiong-kî-bué/bé):最終、終究。會精神,阮陷眠機器人永遠袂精神啊!」機器人真無奈。 
「啥物時陣欲予我精神啊?」
 
 挩窗真悾歁 悾歁(khong-khám),真是笨蛋啊!,敢問這个問題,機器人就共捙落去山崁,這場夢就來煞!


作者簡介:鄭順聰
 
作家。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黑白片中要大笑》。現正於SOS連載台語神怪冒險小說:挩窗去弄險。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