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古] 鄭順聰 : 揹月光的貓

[講古] 鄭順聰 : 揹月光的貓

聲音:鄭順聰 

文字:鄭順聰

 

(按play播放講古的聲音檔)

 


系列故事背景

鄭明窗小朋友住在嘉南平原的「阿無庄」,從小由阿媽獨力扶養,在紅磚與稻浪之間嬉戲優遊。由於姓名有個「窗」字,同村長輩暱稱:挩窗的(thuah-thang--ê)。但他眼珠子非但沒有偏斜,而是視力一流,可看到大人看不到的神明、鬼怪與人心幽微。「挩窗去弄險」是鄭順聰一系列台語冒險故事,以挩窗為主角,帶領讀者打開心內的門窗,去看看這個豐饒的世界,找回人該有的勇敢、智慧、善良。


 
挩窗做毋著代誌,去予阿媽修理,共家己關踮房間,軁入去棉襀被,目屎㴙㴙滴目屎(ba̍k-sái)是眼淚,㴙㴙滴(tsha̍p-tsha̍p-tih)是滴滴答答的聲音。

 

 
暗頭仔天剛黑、傍晚時分,要說暗頭仔(àm-thâu-á)。大雨落煞,留賰的雨水按厝瓦滴落塗跤:沓滴,沓滴,沓沓滴滴⋯⋯月娘對烏雲躘躘(liòng),就是躍起,或用腳踢開棉被,也可以如此段所述,月亮從烏雲中「掙脫」出來!出來,去予田洋包圍的阿無庄,有光嘛有影。
 
挩窗傷心轉受氣,雄雄共被躘開,講:「等遐爾久,阿媽猶未來共我惜惜,這改心肝真正是掠坦橫啊把心一橫,阿媽這次是鐵了心!心肝掠坦橫(sim-kuann lia̍h-thán-huâinn/huînn)!」
 
被內底翕傷久,挩窗感覺刺疫悶熱煩躁,感到不舒服,就說刺疫(tshiah-ia̍h)。,共頷領弄弄予涼,香火拈出來,就和靈聖的彼頭感應矣。
挩窗目睭金金瞪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看,就是金金看(kim-kim-khuànn)。,看著月光穿過窗仔門,佇伊面頭前振動,袂輸貓仔的尾溜。
伊用手去磕磕(kha̍p)是碰一下。,軟軟幼幼,浞浞浞(tshio̍k)稍稍搓揉。咧了後,大膽共捏捏(tēnn/tīnn)就用力抓了下去。落去!
啊!啊!啊!啊娘喂!
 
月光共挩窗搝出去,軁過窗仔門,順紅磚堵壁,坐踮烏厝瓦。
「頭拄仔一直共你叫,你敢無聽著?」 
「啥物!你是啥物碗糕,閣會曉講話?」挩窗看著兩粒光光的球。
 
「我共你叫,你攏無聽著?臭耳聾耳朵聽不到是說臭耳聾(tshàu-hīnn-lâng)。喔!彼咧沓滴、沓滴、沓沓滴滴的聲就是!莫怪會去予阿媽修理!」光球按烏暗面來到月光下跤,是一隻貓仔,尻脊骿台語的「背部」,得三個音連續唸,尻脊骿(kha-tsiah-phiann)。揹月光,金溜溜。   
 
「你怎會知影我去予阿媽揲被修理、懲罰,予人揲(tia̍p)。,哎⋯⋯真艱苦!」挩窗目箍紅。
「阿媽叫你去洗身軀,你當做馬耳東風,七晚八晚猶未去洗,莫怪阿媽會掠狂。」貓仔喙舌吶吶吶(nā),伸出舌頭來碰觸或沾取,小孩與貓狗常做這可愛的動作。 咧。
「我就跍佇塗跤,看狗蟻台語的螞蟻要寫成狗蟻(káu-hiā)。扛飯粒仔,看到毋知人去⋯⋯」挩窗目屎含目墘。
「好玄是好代誌,毋閣嘛愛節一下。」
 
「我就啥物攏有趣味啊!學校下課若去運動埕耍,有時看天頂的雲就看甲袂記得上課,我就是按呢,會興、會迷⋯⋯毋閣,彼咧阮阿媽嘛無偌好,人攏講伊做人鐵齒、固執。佇菜園挽菜雄雄落大雨,毋去揣所在覕,堅持菜全挽了了才欲歇,連雨幔雨幔(hōo-mua),又稱雨衣、雨衫,早期農村穿的是棕蓑(tsang-sui)。 嘛無幔⋯⋯」
 
「這就是人的性地性地(sìng-tē/tuē)多指脾氣,此處指「個性」。,有好嘛有䆀,用佇好所在,就出好天;亂亂使性地,烏雲就罩四邊。」貓仔攑跤去捋毛。
 
「按呢我來共性地改予十全完美無缺陷,就說十全(tsa̍p-tsng5)。,就袂去予阿媽罵啊!哈!哈!哈!哈!」挩窗傷心轉歡喜。
「全天下無人的性地是十全十美的,而且,性地是無法度改的⋯⋯」貓仔論真講。
 
「啥物?人的性地無法度改?按呢我就一直會予阿媽踅踅唸,唸唸唸袂停,唸甲臭頭⋯⋯我的人生真悽慘啊!」挩窗搥心肝。
 
「萬事萬物攏有性地,袂輸揹踮肩胛頭肩膀,肩胛頭(king-kah-thâu)。的月光,一世人剝袂離。月娘當滿,你就徙跤去光面,共好性地展出來;若是初一無月,人袂順、鬱卒,你就愛收起來,較揜貼揜貼(iap-thiap),若在空間意思是隱蔽,若指人就是低調點。咧,親像我這馬行來厝瓦的烏暗面⋯⋯」
 
本底金溜溜的貓仔,煞溶入去烏暗,賰一對目睭,褫張開眼睛,可說擘開(peh--khui),或是褫開(thí--khui)。甲圓圓圓。
 
「喔!我知!阿媽面鬚若䆀,就緊旋;面笑笑就講好話,伊就會煮一頓腥臊菜色豐盛很腥臊(tshenn/tshinn-tshau)啦!的喔⋯⋯毋閣,講遐濟,你到底是誰?」
 
「挲貓就愛順伊的毛,知影人的性地,毋免講傷濟,愛做才會贏。」貓仔的目睭就瞌起來,無影無跡,干焦看著月光照落來,田洋圍起來的阿無村,煞掰做光全佮烏暗。
 
 踮棉襀華語的「棉被」是兩個字,台語是一個字的被(phuē/ phē),或是三個字的棉襀被(mî-tsioh-phuē/ phē),不要搞混囉! 被內底,彼咧聲說愈來愈細、愈來愈細:沓滴,沓滴,沓沓滴滴,沓、滴、沓、滴⋯⋯
 
 
(漢字與拼音依教育部台灣閩南語辭典)

 

作者簡介:鄭順聰
作家。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黑白片中要大笑》。現正於SOS連載台語神怪冒險小說:挩窗去弄險。

 

 

 

 

 

 

 

 

 

 

 

 

 

我要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