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古] 鄭順聰 : 十五隻密婆

[講古] 鄭順聰 : 十五隻密婆

聲音:鄭順聰 

文字:鄭順聰

 

(按play播放講古的聲音檔)

 


系列故事背景

鄭明窗從小就沒有爸爸,媽媽托給阿媽照顧,住在嘉南平原的阿無村中。由於姓名有個窗,同村長輩都叫他挩窗的(thuah-thang-ê),台語的意思是鬥雞眼。但他雙眼視力相當好,可以看到大人世界看不到的東西,譬如:神明、鬼怪與人心的幽微面。「挩窗去弄險」是鄭順聰一系列的台語冒險故事,以挩窗為主角,走進現代社會的幽冥界,重新找回人該有的勇敢、智慧與善良。



 
【挩窗去弄險】十五隻密婆蝙蝠的台語:密婆(bi̍t-pô)、日婆(ji̍t-pô)、夜婆(iā-pô)都有人稱呼,也就是日夜交接時出沒的祕密客啦!
 
下晡時、黃昏頭從下晡(ē-poo)到黃昏(hông-hun),盈暗(îng-àm)就是今天的暝昏(mê-hng)。,挩窗這个囡仔兄迒過戶橂,佇紅瓦厝的簾簷跤坐涼傳統的閩南三合院,都要迒過戶橂(hānn-kuè hōo-tīng),跨過門檻,來到簾簷跤(nî-tsînn-kha,屋簷下),坐在下頭吹涼風,就是坐涼(tsē-liâng),攑頭,看著密婆咧喢蠓。
 
伊傱去門口埕,斟酌共算,對天頂喝咻:十五隻!
 
雄雄忽然間,密婆合倚合倚(ha̍p-uá),就是聚在一起,也可以說佮相倚(kap-sio-uá),密到幾乎沒有縫隙,就是密喌喌(ba̍t-tsiuh-tsiuh)。,收做一丸,密喌喌、無空縫,應講:「喌!無毋著,阮,就是十五隻密婆,阮上愛對喙應(tuì-tshuì-ìn)。你說一句他立刻回一句,親像應聲鑼。喌!囡仔!你提物件共天頂切做兩爿,問阮問題,予阮選爿,同齊來𨑨迌,喌!」
 
挩窗的歡喜勃勃,隨去搬椅頭仔,徛踮頂頭,共阿媽晾衫的竹篙提落來,祀踮埕的正中央,袂輸司公辦事:「請問,月娘生做媠噹噹?抑是䆀糊糊?媠的佇我正手爿,䆀的去倒手爿。」
 
密婆傱過來傱過去,袂輸拍珠仔台。結果:正八隻,倒七隻。
 
「為啥物恁的見解會無仝?」挩窗的目頭結結。
   
「月娘真光全光全(kng-tsng5)是明亮完美。,媠噴噴,喌!」正八隻密婆講。
   
「規个烏趖趖,䆀甲無一塊,喌!」倒七隻講。
   
挩窗的隨行入去公廳,掀曆日,無毋著!盈暗是舊曆初八,月娘若一塊西瓜略略仔膨起來,所以看著光面的密婆較濟。
   
伊閣轉來門口埕,再次共竹篙祀起來,問十五隻密婆:「請問,天星的數量敢算會清?認為算會清佇正手邊,算袂清的去倒手邊。」
   
這改,無閣亂亂傱,全飛去正手爿。
   
「為什麼恁攏徛仝爿?」挩窗的目睭褫甲圓圓圓。
   
「喌!因為阮看著是會爍的天星,是算會清的,所以徛正爿,喌!不而過,烏暗的彼頭,有濟甲算袂清的密婆,會當看著足遠足遠的天星,佇遮看未著,根本是無限的啦!」
   
密婆話拄「喌」煞,阿媽共網仔門捒捒(sak)是推開開,按公廳行出來,看著挩窗佇咧弄竹篙,風火煞夯起來大聲共罵⋯⋯  
   
「阿媽,你莫受氣,我共你說,彼十五隻密婆⋯⋯喌⋯喌喌⋯喌⋯喌喌⋯⋯」挩窗的共代誌開拆開拆(khui-thiah)是解釋說明的意思。甲清清楚楚。
   
「真的抑假的?十五隻⋯⋯好,老身先來試深淺,天頂的密婆,恁敢知影我今年幾歲?」
     
密婆隨分做五隻、八隻,賰的兩隻佇彼兩丸密婆四周圍拍箍仔拍箍仔(phah khoo-á)就是繞圈圈。
   
「袂䆀!袂䆀!知影恁祖媽五十八歲,有靈聖。」阿媽暗爽在心內,按挩窗的手頭共竹篙搶過來,嘛來問講:
   
「密婆在上!在下借問一下,這期樂兮會出幾號?恁著愛論真講喔!」阿媽共竹篙挺挺(thánn)是把東西托高。 予懸懸懸,直直直徛佇門口埕,佇這个青荒青荒(tshenn/tshinn-hng)就是荒涼。的阿無村,佇月光照落來的田洋正中央。
   
無疑悟,密婆圍佇咧竹篙頭,做一下共詼:「喌!活甲七老八老啦!七早八早著愛覺悟,天機不可漏洩,身體顧予好,勇健活百二,著是樂透啦!」
   
十五隻密婆隨沖懸,飛向暝昏這領密喌喌的烏色蠓罩,敆烏暗彼頭濟甲算袂清的密婆相倚,有限紲成做無限的宇宙啦!
 
(漢字與拼音依教育部台灣閩南語辭典)

 

作者簡介:鄭順聰
作家。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黑白片中要大笑》。現正於SOS連載台語神怪冒險小說:挩窗去弄險。

 

 

 

 

 

 

 

 

 

 

 

 

 

我要捐款